盘点沦落风尘的体坛名将 日本排球女将改当女优

苏西汉密尔顿是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美国中长跑名将,在她退役后,她和丈夫经营起成功的房地产生意。然而人到中年,她开始为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寻找一些特殊的刺激,于是,她成为了一名每小时收费600美元的高级应召女郎。

从去年12月起,44岁的苏西汉密尔顿开始为拉斯维加斯一家名为“海利赫斯顿”的提供应召女郎服务的机构工作,他们的服务范围除了这座著名的“罪恶之都”外,还包括美国的其他城市,比如洛杉矶、芝加哥和休斯敦。

苏西在自己的工作中化名“凯利伦迪”,但是不知出于何种缘故,她在和一些男性顾客相处时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认为那些把装着美元的满满的信封留在豪华酒店浴室的陌生人会替她保守这个秘密。上个月早些时候,当一名记者在拉斯维加斯酒店大堂最先向她发问的时候,苏西在第一时间完全否认了自己的应召女郎身份。但是这名律师的妻子,同时也是一个七岁女孩的母亲最终还是承认自己就是“凯利”。

在这家名为“海利赫斯顿”的性服务机构的网站上,“凯利”这样介绍自己,“我刚遇到海利的时候,是想实现自己一些狂野的性幻想,而且就做很短的时间。但是在我的第一次经历后,我就上瘾了,我尽一切可能更多地往拉斯维加斯跑,只要日程安排允许。我在现实生活中经营自己的生意。”在“凯利”的个人简介里还公布了一部分自己的真实细节,“喜欢滑雪、跑马拉松,旅行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她还补充道,“谨慎行事对我而言极其重要,所以你们只能在这个网站上看到我的一些模糊的照片。我知道这并不理想,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这对我是必须的。”

“凯利”在网站上公布的照片经常是自己穿着高跟鞋和长筒袜在拉斯维加斯不同的酒店房间里,背对镜头,其中有一些故意对脸部进行了模糊处理。她的资料里还包括了自己的收费标准,从一小时600美元到24小时6000美元。如果客人有特殊的性要求,则要多付300美元。

“海利赫斯顿”主要通过Twitter等途径告知嫖客们该机构下的应召女郎的一些行程安排,在今年4月的一条Twitter上他们写道,“凯利未来三天在拉斯维加斯,她有一套超级棒的套间。”在他们的网站上,嫖客们对“凯利”的评价非常高,她正在变成一个传奇。很多人喜欢她“运动员的身体”,有一个人还在评价里写道,“我们谈论了各自在高中和大学的运动生涯。”还有一条评价说,“凯利是一个有着真正的职业的有趣的女孩,她投身这个行当的原因和我们中的很多人一样它很刺激,而且充满乐趣。”

“我对自己的错误承担所有的责任,我并不是受害者,我也不会装成一名受害者,”苏西汉密尔顿说,“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供认不讳,除了我自己,我不会怪罪于任何人。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犯错,而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巨大的。”汉密尔顿也表达了对于媒体可能将此事炒作成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的担忧。但是无论如何,即使不添油加醋,这件事本身已经为一名,比如说Lifetime电视公司的制片人,提供了就像布努埃尔的《白昼美人》那样精彩的线;汉密尔顿形容她的应召女郎生涯非常“刺激”,让她得以跳脱自己平淡无奇的中年生活。在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后,她和丈夫成为了成功的房地产经纪人,同时还运作各种项目的推广活动。她说在此之前,只有自己44岁的丈夫马克知晓她的这项私业,“他尝试过,试图让我停止。他一点都不支持这件事。”这对夫妇住在价值60万美元的房子里,而且看上去完全没有经济上的负担。

在2012年7月接受《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的人物专访时,汉密尔顿谈到她忙碌的生活,她每年要做大约60次激励性演讲,抚养女儿,运作自己的不动产公司,并在一些公益活动中亮相。“我只知道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快乐,我的生活越来越好。”她说。但她也谈及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些阴暗面。比如她在2005年生产后遭遇的产后抑郁症,以及如何遵照医嘱服用抗抑郁的“左洛复”,这种药物让她可以“比任何时候感觉都好”。另外,她告诉采访自己的记者加里达马托,自己的兄弟丹在1999年自杀,没能目睹她在一年后的悉尼奥运会上为1500米金牌而战。在那场决赛中,她在前1300米时一直保持领先的地位,但当看见其他竞争者开始渐渐超越自己时,她故意摔倒在地,因为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想要为自己已经去世的兄弟赢得一枚奖牌,当这个希望变得渐渐渺茫的时候,出于羞愧,她做出了假摔的决定。

12月初,汉密尔顿坐在拉斯维加斯一条商业街的长椅上直面一名记者的疑惑。她被问及为什么觉得自己的身份不会被公开尤其是当她向那些陌生男人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她的运动生涯以及她的生意追求后。汉密尔顿回答说,作为一名世界级的运动员,她倾向于相信自己是不可战胜的,而所有那些疑虑和担心都是负面的思想。然后,她以老虎伍兹偷腥被曝光的事件为例,说“我的意思是,他是史上最伟大的运动。他显然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被逮到。”

汉密尔顿也怪自己“太过于轻信别人”,她原本以为在这个行当(性交易)里的男男女女都会遵守一定的规则,比如保持沉默。虽然她看起来是完全真诚的,但这种指望顾客和性服务者在道德上因为受到某种制约而采取一致的想法多少是有些荒唐的。为什么那些她几乎不认识的男人会帮她保守秘密呢?

这些男人和一名极富魅力的前奥运选手,一个从维基百科和耐克广告还有YouTube上都能找到的女人睡了觉,他们怎么会不因此炫耀一番呢?作为一名中距离跑的运动员,汉密尔顿参加了1992、1996和2000年三届奥运会,她是美国大学体育总会田径史上成绩最显赫的女运动员,年度最佳女子选手奖项就是以她命名的。

汉密尔顿心中有数哪个顾客是最可能联系记者的,她说,“他出卖了我,彻底违背了规则。”但她强调,报复不是自己的风格,“我不想和他一样,因为他就是一个人渣,我不会通过成为人渣来让自己好过。”汉密尔顿说,“我不会这样做,我情愿忍受这一切,也不愿意走上报复的道路。”

她是一名大学毕业生,她几乎行遍了世界。她在最高级别的田径舞台上竞逐,她签订生意合同,经营着成功的生意。一个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如此天真?汉密尔顿回答提出这个问题的记者,“我不能指望你去理解,因为你不在那个世界里。”当被问及自己是否担心安全的时候,她给出了相似的答案,“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你是通过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或者自己感知的在作判断。”

汉密尔顿说,早在媒体已经关注她的应召女郎身份前,就已经打算退出这一行了。她联系一些顾客,让他们知道“我已经不做这件事了,我继续过自己的生活去了。”因为他们还会继续联系自己。她还透露自己近期已经开始了治疗,为了“搞清楚为什么我会做自己做过的这些事。”

在接到汉密尔顿的通知后,她的一名顾客写信给媒体,提出“只要不让这个故事曝光,可以给一些钱……“我会做任何事情去保护她。”在2012年7月的一次在线调查中,这名顾客这样评价“凯利”的服务“她值得你花的每一分钱,在我停止见她之前,我就要破产了。我希望没有别人去找她,因为我希望把她占为己有。”他还补充了一句,“我从没有想过还能碰上像她这样的人。”

汉密尔顿还声称,自己从来没考虑过作为应召女郎会有任何法律方面的隐患。卖淫在拉斯维加斯是不合法的,而在她为顾客提供服务的每一个城市,卖淫都是违法的。

金钱万能,金钱万恶。在资本社会中,一切荣耀、名誉与过往都是幻象,在资本面前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这是一个可悲的事实,那就是如果我们离开了那串数字,所有人都是赤裸裸的,都可怜得毫无区别。职业运动员也不例外,甚至是更加两级化,运动周期短且高度专业化的特点意味着高风险,如果你无法抓住短暂的时机攫取多到能够保障自己剩余大半辈子的财富,一旦时机逝去,面临的便是可悲窘境。

悲剧故事在全世界的每个角落发生,曾拿过全国冠军,打破过世界纪录的原女子举重名将邹春兰退役后在浴池当搓澡工的故事令人唏嘘。但无论如何,邹春兰自食其力,故事虽酸涩却值得人尊重。在离开自己熟悉的赛场后,没有其他技能与特长可以谋得职业,只能是通过从事一些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以获得收入,维持生计。很多运动员在退役后都会走上这条路,其中有一些能够再度崛起,有一些则随着年龄的增大而不断下滑。

真正的悲剧发生在那些更加高度资本化,却没有足够强烈的道德观加以制约的社会。美国田径名将汉密尔顿在拉斯维加斯当高级应召女郎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在欧美,体育明星,尤其是女明星,风光不再千金散尽后选择用出卖身体这一最简单的方式来获取金钱的故事时有发生:曾在2003年

上拿过亚军,5次拿到欧洲赛事金牌的罗马尼亚体操名将芙罗丽卡,原捷克体操冠军波德卡波娃,前日本排球运动员小林麻美……问题不是简单的用一句“体制问题”便能解释的,来自东欧的芙罗丽卡与波德卡列娃的确可以被视为“政治体育”的受害者,但让她们走上这条不归路的罪魁祸首其实并不是“为了成绩放弃一切”的东欧运动员培养模式,而是这一培养模式得不到从始至终的支持,东欧地区社会动荡,而为了适应社会的转变,体育产业模式从国家扶持培养直接进入到完全自由化的市场时代,运动员在硬着陆中被牺牲,而社会动荡导致的道德问题更是雪上加霜,在欧洲许多国家,色情产业是合法产业,法律为卖淫提供了保护。一边是幸苦繁重且报酬甚低的体力劳动,一边则几乎无需付出劳动便能以最快速度获得收入,对一些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退役后无一技之长,往往被视为“举国体制”对运动员的迫害。但事实上,在市场体育中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在金牌、冠军、豪车与美女的诱惑下,有多少运动员能坚持在从事职业体育的同时不断充实自己,攻读学位?退一步说,即便运动员们在强制要求下拿到了专业文凭,闲置十几年后,有用的东西又能剩下多少?真正能做到两头并进,甚至是将体育视为副业,视为玩票的毕竟只是极少数。

矛盾根源在于体育没有被当做社会的一部分来对待,而是独立出来高于社会,过于注重专业化,被赋予了过多的额外价值,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假象,成为了二十一世纪的淘金潮,人人趋之若鹜。市场体育逐利,以丰厚金钱回报作为诱饵,更是加剧了悲剧产生。财富来得太快,去得也太快,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金钱的侵蚀令意志薄弱,道德沦丧,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很简单,就如古龙大侠所说从古至今,只有两种人从不失业:杀手与妓女,区别只在于前者现在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不合法的。

芙洛丽卡是堕落得最彻底的体操名将,但却不是最有名的堕落名将原罗马尼亚女子体操运动员拉维尼亚米洛索维奇才是,这位出生于1976年10月的天才选手曾在1992年巴塞罗那(

数据)奥运会上拿到了跳马与自由体操两块金牌,其中自由体操决赛更是拿到满分10分。而除了两块奥运会金牌之外,她还在世锦赛上拿到过5块金牌,并在2011年进入国际体操名人堂。然而就是这位几乎可被称为“传奇”的人物,却在2003年为日本《现代周刊》拍摄了一组色情照片以及DVD。原因很简单:钱。退役后米洛索维奇没有离开体操界,而是成为了一名体操教练,但在罗马尼亚,这份工作只能维持她的基本生活,更不幸的是在2004年,米洛索维奇早产的女儿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瘤,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尽管得到了不少昔日队友的帮助,罗马尼亚体操界也为她发起了募捐活动,但她的女儿还是在2008年去世。

改行当起女优在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点球成金》一片中,他扮演的角色在学校表现出了惊人棒球天赋,并接受了球探的游说中断学业加入职业俱乐部,但职业体坛是残酷的,很快他便被证实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球员,即便日后转入管理层,成为了俱乐部经理,也难以摆脱与妻子离婚的命运,其人生目标是能够给被判给前妻的女儿缴大学学费。

无论如何,他还算是幸运的。在日本,小林麻美的故事才是真正的凄惨。读高中时小林麻美表现出惊人排球天赋,并被日本NEC俱乐部相中,中断学业开始职业生涯,但很快她便被球队放弃,而此时想要再回到学校从头再来已是不可能。于是小林麻美干脆以自己的“职业排球运动员”身份为卖点,进军AV圈。

芙罗丽卡可谓是年少成名,12岁便成为《国际体操》的封面人物,15岁的时候夺得了欧青赛平衡木冠军,并在全能、自由操和团体比赛中摘得三枚银牌。2003年世锦赛时,16岁的芙罗丽卡获得女团银牌,这也是她职业生涯最高的成就,2005年世锦赛上她获得全能第六名,尽管成年级别世界大赛中从未夺得个人奖牌,没有同时代获得奥运金牌的罗苏和波诺尔有名气,但芙罗丽卡在罗马尼亚绝对是知名人物。然而随着2007年芙罗丽卡选择退役,她的人生也陷入迷茫,不知道该去做什么,经过朋友介绍来到德国英戈尔斯塔特做健身教练,但花钱没有节制很快遭遇经济困境,欠下债务的她不得已卖掉自己的公寓。

无论曾经多么风光,生存永远放在第一位,现实中只不过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芙罗丽卡从世锦赛亚军到如今的性工作者有很多原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经济的困境成为她做出选择的推手,客观而言,芙罗丽卡的选择多少都带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除了在体操器械上翻转腾挪,芙罗丽卡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技能,这也使得她在步入社会后因无一技之长难以立足,退役谋生自然四处碰壁。另外,考虑到体操并非高度职业化的运动,芙罗丽卡职业生涯攒下的家底可见十分有限,用不了多久坐吃山空。要家底没家底,又缺乏生活技能,芙罗丽卡惟一拥有的就是年轻貌美和性感身材,这也是为什么在客观无奈逼迫下,她的主观自愿的细胞也蠢蠢欲动,最终选择面对灯红酒绿的皮肉生活。

不得不提的是,陷入绝境的芙罗丽卡向在德国的前男友求助,而前男友恰好经营着这家网站,还是妓院的老板。不过,前男友的特殊身份也好,性感的古铜色肌肤是她的资本也罢,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话,生活的困境让她走投无路才是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

直到被媒体揭开庐山真面目前,芙罗丽卡还过着双重生活,他告诉家人自己从事健身教练工作,可当夜幕降临时却成为妓女,她的父亲得知真相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已没脸生活在罗马尼亚,家人或将移民加拿大。”

兹丹卡波德卡波娃,1977年8月6日出生于捷克布尔诺,曾是捷克体操运动员,运动生涯长达10年。其年轻时曾五次入选捷克国家队,四度拿下捷克国家冠军。

退役后她辗转到美国寻求发展,刚开始,她只是演员,但凭借着容貌美丽,身材高挑,具有东欧美女的迷人气质,她逐渐成为许多杂志的封面女郎。1996年,她迈出了转型模特的第一步,1998年4月,波德卡波娃登上《阁楼》,那个月,她被选为阁楼当月宠物。两年后,成为《阁楼》2001年年度宠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惊喜,我哭得跟小婴儿一样”,因为“我是史上第一位来自捷克、也是第二位来自欧洲的年度宠物。”(东方体育日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