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冬奥·焦点时刻|荷兰女子短道速滑队用金牌告慰早逝的队友

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在鲁伊文和舒尔廷“双核”带动下,荷兰短道速滑队获得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

如今的北京冬奥会,舒尔廷还在,昔日的荷兰女子短道速滑领军人物鲁伊文却已经英年早逝。

为了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将铜牌换成金牌,完成鲁伊文的遗愿,舒尔廷率领的荷兰女子短道速滑队,用让教练都动容的方式,拼搏了整整19个月。

因为荷兰队利用北京冬奥会比赛纪念鲁伊文的事情已经传开,当她们出现在赛场的那一刻,她们头盔上的豹纹,以及袖口上的豹纹图案,都很快吸引了人们的注意。这一切,都是在表达她们对鲁伊文这名英年早逝队友的纪念。

最终,在舒尔廷的率领下,荷兰队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摘得金牌的同时,还打破了冬奥会纪录。

荷兰队每一个运动员都喜不自胜,她们紧紧地抱在一起。而她们的教练奥特则在场边疯狂嘶吼庆祝。

“劳拉(鲁伊文)说希望4年后把铜牌换成金牌。”舒尔廷说,平昌冬奥会夺得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后,鲁伊文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愿望,“今天我们替她完成遗愿,这枚金牌也是属于她的。”

荷兰堪称“速度滑冰王国”,近些年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也取得了长足进步。而鲁伊文的出现,几乎是荷兰短道速滑崛起的里程碑。鲁伊文为荷兰女子短道速滑迎来第一枚世锦赛金牌,还率队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接力铜牌。

曾经的荷兰队,鲁伊文主攻短距离,舒尔廷主攻长距离,两人携手率队战接力,这样的组合,一度让她们在世界大赛中风光无限。“我们曾经梦想,可以在北京冬奥会上包揽所有金牌。”舒尔廷说。

然而,2020年7月,27岁的鲁伊文因一种突发性的免疫系统疾病去世。这给荷兰队的北京冬奥会前景带来了巨大打击,也让队员们陷入了深深的悲伤。

奥特说,在队里,大家叫鲁伊文为“Panter(豹)”,因为她喜欢把自己的头盔装饰成豹的颜色,希望自己在赛场上有豹一样的速度。

为了纪念鲁伊文,北京冬奥会前,荷兰速度滑冰联合会特意向国际滑联和国际奥委会申请,希望能在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头盔和衣服上使用豹纹图案。他们很快就得到了许可。

鲁伊文走后,荷兰队谁来挑短距离重担?接力项目怎么办?原本在北京冬奥会上更大的目标怎么办?

“我是个老家伙,而她们更容易从劳拉(鲁伊文)的死中走出来。让我欣慰的是,她们都是年轻的运动员,能更快地从心里创伤中好起来。对这支队伍来说,这是好事。”奥特说,鲁伊文的去世,激发了全队的拼劲,所有人都加倍投入训练,希望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以慰鲁伊文的在天之灵。

“跟劳拉(鲁伊文)告别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拼500米,我希望替她保住荷兰队在这个项目上的领先优势。”2月7日,作为荷兰队新领军人物的舒尔廷获得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银牌后,不禁潸然泪下。

“一切都是为了劳拉(鲁伊文)。”她说,正是带着这样的信念,在鲁伊文去世后,她投入到近乎疯狂的训练之中,包括此前并不擅长、偶尔“打酱油”的短距离项目500米。

“她训练非常刻苦,并对自己的每个选择都进行了深思熟虑。她一直在思考,‘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滑冰运动员’?”奥特回忆说,去年8月,当所有运动员都利用假期在海滩上晒太阳时,舒尔廷却依然在训练,她的眼里只有比赛。

如果鲁伊文在天有灵,一定会为自己的队友感动和骄傲。(河北日报记者 王伟宏)

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在鲁伊文和舒尔廷“双核”带动下,荷兰短道速滑队获得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

如今的北京冬奥会,舒尔廷还在,昔日的荷兰女子短道速滑领军人物鲁伊文却已经英年早逝。

为了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将铜牌换成金牌,完成鲁伊文的遗愿,舒尔廷率领的荷兰女子短道速滑队,用让教练都动容的方式,拼搏了整整19个月。

因为荷兰队利用北京冬奥会比赛纪念鲁伊文的事情已经传开,当她们出现在赛场的那一刻,她们头盔上的豹纹,以及袖口上的豹纹图案,都很快吸引了人们的注意。这一切,都是在表达她们对鲁伊文这名英年早逝队友的纪念。

最终,在舒尔廷的率领下,荷兰队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摘得金牌的同时,还打破了冬奥会纪录。

荷兰队每一个运动员都喜不自胜,她们紧紧地抱在一起。而她们的教练奥特则在场边疯狂嘶吼庆祝。

“劳拉(鲁伊文)说希望4年后把铜牌换成金牌。”舒尔廷说,平昌冬奥会夺得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后,鲁伊文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愿望,“今天我们替她完成遗愿,这枚金牌也是属于她的。”

荷兰堪称“速度滑冰王国”,近些年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也取得了长足进步。而鲁伊文的出现,几乎是荷兰短道速滑崛起的里程碑。鲁伊文为荷兰女子短道速滑迎来第一枚世锦赛金牌,还率队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接力铜牌。

曾经的荷兰队,鲁伊文主攻短距离,舒尔廷主攻长距离,两人携手率队战接力,这样的组合,一度让她们在世界大赛中风光无限。“我们曾经梦想,可以在北京冬奥会上包揽所有金牌。”舒尔廷说。

然而,2020年7月,27岁的鲁伊文因一种突发性的免疫系统疾病去世。这给荷兰队的北京冬奥会前景带来了巨大打击,也让队员们陷入了深深的悲伤。

奥特说,在队里,大家叫鲁伊文为“Panter(豹)”,因为她喜欢把自己的头盔装饰成豹的颜色,希望自己在赛场上有豹一样的速度。

为了纪念鲁伊文,北京冬奥会前,荷兰速度滑冰联合会特意向国际滑联和国际奥委会申请,希望能在北京冬奥会运动员头盔和衣服上使用豹纹图案。他们很快就得到了许可。

鲁伊文走后,荷兰队谁来挑短距离重担?接力项目怎么办?原本在北京冬奥会上更大的目标怎么办?

“我是个老家伙,而她们更容易从劳拉(鲁伊文)的死中走出来。让我欣慰的是,她们都是年轻的运动员,能更快地从心里创伤中好起来。对这支队伍来说,这是好事。”奥特说,鲁伊文的去世,激发了全队的拼劲,所有人都加倍投入训练,希望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以慰鲁伊文的在天之灵。

“跟劳拉(鲁伊文)告别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拼500米,我希望替她保住荷兰队在这个项目上的领先优势。”2月7日,作为荷兰队新领军人物的舒尔廷获得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银牌后,不禁潸然泪下。

“一切都是为了劳拉(鲁伊文)。”她说,正是带着这样的信念,在鲁伊文去世后,她投入到近乎疯狂的训练之中,包括此前并不擅长、偶尔“打酱油”的短距离项目500米。

“她训练非常刻苦,并对自己的每个选择都进行了深思熟虑。她一直在思考,‘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滑冰运动员’?”奥特回忆说,去年8月,当所有运动员都利用假期在海滩上晒太阳时,舒尔廷却依然在训练,她的眼里只有比赛。

如果鲁伊文在天有灵,一定会为自己的队友感动和骄傲。(河北日报记者 王伟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