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超人”

女子3000米接力中国队获铜牌。张雨婷、范可新、曲春雨、张楚桐举着国旗绕场庆祝。

短道速滑男子500米武大靖卫冕失利后反复说“遗憾”。 A12-A13版图片/新华社发

●感谢祖国的强大,感谢冰场,感谢短道速滑这个项目,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速度滑冰好像有个近50岁的阿姨还在坚持,还能拿到冬奥会奖牌。我今年才29岁,还有能力,而且我也喜欢这个项目。 ——范可新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这一晚,拿到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金牌以后,荷兰队全体队员双手指天,纪念她们故去的队友鲁伊文;这一晚,29岁的中国老将范可新拼到一枚铜牌后俯身亲吻首都体育馆的冰场,这是对她8年努力坚守的回馈。赛后颁发纪念品环节,5位中国姑娘做了一个超人的手势跳上领奖台。范可新说,她们每一天训练都很艰苦,在超越极限,“我们每个人都是超人。”

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在中国、荷兰、韩国加拿大之间进行。整场比赛,整体实力强大的荷兰队始终处于领滑位置,最终收获了金牌,韩国队获得银牌。中国队拿到铜牌,这也是姑娘们继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后再次站上接力项目领奖台。

“接力是团体项目,每个人都尽了最大努力,最后两圈范可新超得很漂亮,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曲春雨说3000米接力有27圈,每队有4名队员,每个人比赛中要接4到5棒,“短道速滑这个项目,尤其是接力项目瞬息万变,只有比赛结束才能知道结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每一个位置上都全力去拼。”

昨晚决赛,中国队起跑棒和冲刺棒都是由范可新完成,她也特意感谢了教练和队友的信任。“信任能带给我很多能量,既然给了我这个任务,我就会全力以赴。”范可新说挺想拿金牌的,她也希望全队5个人都能有金牌,但铜牌也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赛后颁发纪念品环节,5位中国姑娘做了一个超人的手势跳上了领奖台。这个动作是范可新设计的,她说,大家每天训练都很辛苦,都在挑战极限,“我们每个人都是超人,而且这也是一个冲的手势。”

比赛结束后,范可新俯身亲吻了冰面。赛后被问及亲吻五环有什么寓意时,范可新笑着纠正,“我亲吻的是‘北京’,不是‘五环’。”范可新说,这个亲吻更多带有感谢的意思,“感谢祖国的强大,感谢冰场,感谢短道速滑这个项目,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至于亲吻是否暗含告别的意思,范可新笑着说,她还想继续滑下去。“我这个亲吻冰面只是一个开始,不是要退役或者怎样。”范可新说,“速度滑冰好像有个近50岁的阿姨还在坚持,还能拿到冬奥会奖牌。我今年才29岁,还有能力,而且我也喜欢这个项目。”

2014年索契冬奥会范可新拿到一枚女子1000米银牌。2018年平昌冬奥会,范可新和中国女队陷入低谷。整个北京冬奥周期,范可新的状态不是特别理想。直到这个赛季,范可新才拿到一枚世界杯500米铜牌。

接受采访时,范可新一直有些咳嗽。她说,这4年每天训练都能累到嗓子带血,但她享受这种状态。“我享受跟队友一起去开心、去努力、去奋斗的过程。”范可新说无论比赛中失败还是成功,国家和团队都会给她们力量和鼓励。

北京冬奥会,中国短道女队是一支老中青结合的队伍。范可新参加了三届冬奥会,曲春雨和韩雨桐参加了两届,张楚桐和张雨婷则是首次参加冬奥会。

“这是一种传承。”范可新说,自己在国家队已经12年了,希望有更多运动员接上这个接力棒,因为她们的目标是冲金牌。

在这支队伍中,范可新无论在场上还是生活中都扮演着大姐的角色。每天训练都会鼓励大家,希望大家不留下遗憾。“我之前参加过两次冬奥会,能体会到那一刻有多无助,不想她们也走我这样的路,希望她们没有遗憾地告别冬奥会。”赛后在混采区接受采访时,范可新一个劲往后退,“多问问她们啊。”

这5名队员中,19岁的张楚桐年龄最小,性格也最开朗。颁发纪念品仪式后,张楚桐拿着相机张罗着与荷兰队、韩国队一起合影。

“特别开心,开心的喜悦应该去分享。”张楚桐说自己开心、别人开心,大家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场下都是互相尊重的好朋友,“我们在一起分享喜悦,记录这个美好瞬间,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谈及首届冬奥之旅,张楚桐说收获颇多,“作为小队员,被范姐、春姐、桐姐这些大姐带着,能感觉到团结的力量,这是不一样的。”张楚桐说,赛前大家一直在讨论、研究比赛战术,最终也都在比赛中做到了最好。

新京报讯 (记者徐邦印 孙海光)2月13日晚,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比赛在首都体育馆结束,匈牙利选手刘少昂夺冠,俄罗斯奥委会选手伊夫利耶夫、加拿大选手杜博伊斯分获亚军和季军。

武大靖、任子威、孙龙三位中国选手参赛,其中任子威、孙龙止步1/4决赛,卫冕冠军武大靖以小组头名晋级半决赛,但在半决赛第2组中获得第3名,无缘A组决赛。B组决赛中,武大靖以41秒157第一个冲过终点线。

“B组比赛倒是挺轻松的,不过还是有些遗憾,”赛后来到混合采访区,武大靖显得比较平静,但反复提到“遗憾”二字,这是他的第3届冬奥会,没能在自己主项上闯入A组决赛,“我觉得挺可惜的。”

武大靖坦言,本届冬奥会整体水平都在提高,第1轮资格赛的晋级成绩就非常高,到了1/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参赛选手的实力都很接近。对手带来的压力、队友没晋级半决赛也或多或少影响了他的发挥。

任子威、孙龙止步1/4决赛,这是武大靖没有预料到的,“我觉得三个人都能进入半决赛,他们两个滑完后,我的心态也有些紧张,成绩没有滑出来。”与此同时,1/4决赛的对手一直想超越,武大靖只能放弃速度,尽可能滑路线,“我的速度没有滑起来,导致半决赛被分到了第3道。”

半决赛第2组,武大靖的同组对手包括刘少昂、黄大宪、杜博伊斯。起跑处于不利位置,武大靖大部分时间处在第3位,很可惜最后没能完成反超,“我是想着向前超越,要是能够排在第2位,可能会少一些接触。其实如果能够进入决赛,说不定还有点机会。”

“冬奥会赛场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的两个单项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会和队友全力以赴,准备最后一场(男子5000米)接力决赛。”武大靖表示,无论结果好坏,男子500米比赛已经结束了,什么样的成绩他都接受。

谈及北京冬奥会周期的4年,武大靖透露,自己的目标一直在随着时间变化。大概一两年前,他的目标是冲击金牌;半年或者一年前,能够参加冬奥会已经是他最大的心愿了,教练和队友们也在告诉他好好享受冬奥会;随着冬奥会临近,当身体状态、竞技状态慢慢变好,他又把目标定高了一些。

“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能不能继续参加世界大赛,或者能不能参加冬奥会,我会把每场比赛当成最后一场来比,”很多人都在喊武大靖辛苦了,武大靖则感叹每个运动员都不容易,“我只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一分子。”

采访的最后,武大靖再次表示,自己会在男子5000米接力决赛中全力以赴,“这一届冬奥会,我的目标肯定是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我觉得享受比赛也很重要。所以,我会把每场比赛当成最后一场比赛来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