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放大师赛丁俊晖失利 一个业余细节早注定败局

坐在场上,丁俊晖紧紧地盯着手中球杆的皮头,这已经是开赛后他更换的第三个皮头了。可惜它也必将因主人1比5惨败于多特而遭到弃用。“怎么打就是觉得不舒服,手上别扭,心里也挺难受的。”输掉首届上海斯诺克大师赛的丁俊晖说。和首场比赛对阵于德陆的轻松不同,与世界排名第二的多特交手前,丁俊晖显得格外谨慎,赛前一天的下午和晚上分别练了两次球。

“其实皮头在和于德陆比赛的时候就打破了,比赛中没法更换,当时觉得赢球的问题也不大,就打下来了。”

8月8日晚上,梁文博亲自给师弟换上了新皮头,可惜这个皮头也没能撑到多特兵临城下。“下午我们约了4点练球,到了练习场小晖的情绪就不太对,状态不如以前那么稳定,情绪也有点急躁。” 说到这里,中方经纪人张萌皱起了眉头。15分钟后,丁俊晖给自家球房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给我送一些皮头过来,快点!晚上比赛用!”比赛19点30分开始,18点50分,丁俊晖还在用砂纸打磨着刚换上的皮头,“沙沙沙”急促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为了防止皮头出问题,丁俊晖还让梁文博把球杆也带来备用。

首局丁俊晖一度抓住了机会,单杆打出52分,但多特在场面胶着的情况下稳中取胜;第二局,丁俊晖把最后一个黑球留给了多特,0比2。“我想换皮头,但是主裁说皮头没问题不能换,所以我就换了梁文博的球杆。”虽然两人的球杆出自一人之手,但长度和重量都有区别,0比4落后的丁俊晖又换回了自己的球杆。“忘记皮头的事情,好好打下面的比赛。”新教练蔡剑忠说。

无缘八强的丁俊晖仍然用手抠着皮头。“这是新赛季第一个比赛,本来以为我能走得更远的,但0比4的时候,我觉得没机会了。”而当晚另一张球台上,斯蒂文斯同样在0比4的情况下,连扳5局淘汰马奎尔。

回到房间的丁俊晖没有叫东西吃,他把电脑的耳机戴上,好像在拒绝别人的谈话。

“(温布利)大师赛之后,我一直都没有找到状态, 很多人跟我说了很多, 我知道他们说的有道理,但是比赛里遇见不顺,我还是会急躁,我本来可以控制的那些,控制不好了。”从2006年12月温布利大师赛后,丁俊晖还没有在职业排名赛正赛中赢过一场与职业选手的对决,“以前觉得只要对方出现失误,我就能抓住机会,现在会害怕自己失误给对手留下机会,心里想的不太一样了。”三年前,丁俊晖只知道去拼每个球,现在他更害怕失败。更早的时候, 12岁的肖国栋在广州认识了14岁的丁俊晖,那时候,前者每天练球7小时,后者8小时,“这一个小时就是忍耐和决心的差距,小晖能有今天就因为他比别人吃了更多的苦。只要拿出那时候的拼劲,去拼每一场比赛,他对谁都不在话下。”肖国栋说。

“赛前一个小时换皮头?我想没有人会同意丁这么做!但那时候也没人能阻止他!但是丁的性格,你知道的。”英方纪经人盖瑞说他事先并不知道“临阵磨枪”的事,因为即使皮头没问题,球员对新皮头的适应至少也得一周左右,更何况丁俊晖对高硬度皮头有偏好。8月1 0日凌晨两点,盖瑞和丁俊晖坐在酒店的房间里,两个人都记不清这是一年来的第几次谈话,但却是最长的一次,直到他们看到了窗外的日出。“是你该长大的时候了,你要去自己面对一切,我以后

丁俊晖点了点头, 他知道,现在也必须对自己狠一点了。“也许真的是没什么可输的了!”躺在床上,盖着输球后的第一缕阳光。这一天,他没有失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