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能一口气说出30段

今年夏天,两代演员将首次联袂,为《侏罗纪》时代写下史诗般的结局。克里斯·帕拉特和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将在《侏罗纪世界3》中联手奥斯卡奖得主劳拉·邓恩、杰夫·高布伦及山姆·尼尔,带观众们踏上一场全新冒险。

“看着《侏罗纪公园》长大的一代”,这句话涵盖的范围远超古生物爱好者和影迷,实际上,涵盖了许多代人。在过去将近30年的时间里,从迈克尔·克雷顿所创作的小说角色上而衍生出来的《侏罗纪公园》和《侏罗纪世界》系列电影,几乎让每一位踏进电影院的观众惊叹、惊奇、恐惧、兴奋,并感到无拘无束的欢乐。

在科林·特莱沃若的执导下,《侏罗纪世界》于2015年重新点燃了人们的这份热情,全球拿下了17亿美元的票房,《侏罗纪世界3》仍由科林·特莱沃若执导,斯皮尔伯格联合亚历珊德拉·德比谢尔和特莱沃若担任监制。

电影《侏罗纪世界3》将于6月10日在中国内地和北美同步上映,影片即将上映之际,导演科林·特莱沃若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越洋采访。

科林·特莱沃若介绍,《侏罗纪世界3》是这个横跨30年的开创性故事的大结局,而它在设计上也与之前任何一部《侏罗纪》电影都颇为不同。“三部曲中间发生了一场灾难性的事件,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一切,龙们被从岛上带走,释放进了更广阔的世界,这是个探索此行为后果的绝妙机会。”

特莱沃若强调,《侏罗纪世界3》说的是人类需要尊重自然界的力量——如果失败了,人类也会像恐龙一样灭绝。“我们不仅为2015年始于《侏罗纪世界》的故事画上了句号,也为1993年始于《侏罗纪公园》的故事写下了结尾。这是个需要《侏罗纪》传奇中所有角色来一起讲述的故事。”

《侏罗纪世界3》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电影的故事没有发生在纳布拉尔岛上,而是横跨全球;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系列电影中前后两章中的所有明星——《侏罗纪公园》中的艾莉·塞特勒博士、伊恩·马尔科姆博士和艾伦·格兰特博士,与《侏罗纪世界》中的欧文·格雷迪和克莱尔·迪尔林,以及出现在1993年《侏罗纪公园》和《侏罗纪世界》三部曲里的亨利·吴博士在银幕上聚首。对特莱沃若来说,这些角色是《侏罗纪世界3》的核心,也是“侏罗纪”系列经久不衰的原因。“这些角色丰富多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也充满人性光辉与真实感,”特莱沃若说,“没有恐龙也照样精彩,才是这部电影最好的样子。”

两代演员的聚首早在计划之中,但是特莱沃若说他们要为角色回归找到充分的理由,“我们不想让他们单纯为了回归而回归。我们要在影片讲述的故事中用到他们身为古植物学家、混沌学家和古生物学家的专业知识。我相信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希望他们在与《侏罗纪世界》中的角色发生碰撞时,大家会觉得那一刻顺理成章。”

特莱沃若表示,《侏罗纪世界3》会让观众感受《侏罗纪世界》和《侏罗纪公园》两个系列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融入在各个角色和他们的经历中,“两者的另一种联系在于,《侏罗纪公园》曾警告我们,以不尊重自然的方式篡改基因具有危险性,可能会影响整个世界。而在《侏罗纪世界3》中,我们切实地看到了这种做法可能带来的后果。本片中有来自《侏罗纪公园》的角色,他们正在应对这些后果。我希望《侏罗纪公园》和《侏罗纪世界》能让人感觉像是同一段漫长的故事,从1993年开始,于2022年结束。”

特莱沃若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侏罗纪公园》是在16岁,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与这个著名电影系列有关系,会被赋予重任继续执导这个故事,“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是我一生的荣幸。《侏罗纪世界》三部曲是这个已经在篝火边讲述了30年的故事的新篇章,它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迈克尔·克莱顿共同创造的一片世界,我也有幸能在这三部电影中成为它的一位‘护航人’——我希望当观众看到《侏罗纪世界3》,觉得我给了它应有的尊重。”

拍摄《侏罗纪世界》三部曲耗费了特莱沃若9年时间,他说在最开始执导《侏罗纪世界1》时,想得更多的是不要把这个经典系列搞砸,拍成烂片,“因为我们的初衷都是想讲一个观众喜欢的故事。”

对于《侏罗纪世界3》这部系列终章,特莱沃若表示,他们最大限度地尊重了迈克尔·克莱顿原著小说的精神,“我们制作的是一部关于基因力量的科学惊悚片,对我来说,这非常符合他作品的精神。《侏罗纪公园》的矛盾主要发生于人类与岛上的恐龙之间,《侏罗纪世界》则把矛盾升级到了人类社会与恐龙种群之间,试探了人类与恐龙之间关系的界限,但剧情没有进入奇幻的范畴,因为我们拍的不是奇幻片,而是科学惊悚片,这一点对我而言很重要。我希望我们在未来的电影中能保持这种设定,保留迈克尔·克莱顿作品的精髓,故事要给人一种现实感,与我们已知的科学知识和我们所认识的世界有所关联,而不要严重偏离他原著的精神。”

谈及拍摄《侏罗纪世界》三部曲的情形,特莱沃若说每一部都给他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我记得第一部电影拍摄的第一天,我们来到夏威夷的古兰尼山谷,那是一座漂亮的峡谷,我们搭建了一个场景,是一群人排队等待坐陀螺球。真正的陀螺球会来到身边,人们坐进去之后它会往前移动。我当时感觉自己仿佛身处一座真正的主题公园。这让我意识到,我在与十分出色的一群人合作,我们能拍出很精彩的电影,所以我当时很兴奋。我与这批人一直合作到这部电影,在制作完《侏罗纪世界3》之后,大家互相道别,其中包含了太多珍贵的回忆,我能一口气说出30段。”

斯皮尔伯格担任了《侏罗纪世界3》的监制,特莱沃若表示:“斯皮尔伯格作为监制,他希望我们能明确这部电影所要传达的主题,明确片中角色的历程,让我们能够更加了解他们,同时也不违背他们的设定。他非常尊重系列中的每一个角色,很在乎他们,所以对我来说,最大的责任不是拍出场面宏大的恐龙戏份,或是惊心动魄的冒险等。史蒂文知道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些。他所希望的是我们能为艾莉、艾伦和伊恩·马尔科姆安排好故事线,让他们能在系列终章中获得最圆满的结局。”

由于拍摄中遭遇新冠疫情,特莱沃若说拍摄《侏罗纪世界3》与他们通常的工作模式不同。“我们全剧组同住在一家酒店里,彼此之间非常亲密。我们会一起研究台词和角色,从而拍出了更加精彩的电影。在此期间我有4个月之久没有跟家人见面。我们剧组中有很多人都离开了家,这可能算是一种挑战。幸运的是我们拥有彼此,我们像一个大家庭一般渡过了难关。”

《侏罗纪世界3》中增加了很多新恐龙,特莱沃若透露最难制作的是火烈龙,“这是我们第一次给恐龙加上羽毛。为了了解羽毛遇到雪、水和风等恐龙生存环境时的反应,我们打造了一只电子机械偶,加载了一千种左右真实鸟类的不同种类的羽毛。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它会产生怎样的交互,并将此应用在之后的动画中。此外,我们希望电影画面能尽可能地具有真实感,所以不是全部通过电脑特效制作出来的,而是搭建了实景。”

侏罗纪电影系列在中国拥有大量粉丝,特莱沃若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有真实的恐龙历史。“在中国的自然史上有过重大的恐龙发现,全世界的人们都一样,我认为我们之所以对恐龙这种生物着迷,是因为我们知道它们真实存在过。我们有证据表明它们就埋在地下,而在中国,恐龙化石就埋在人们脚下的土地里,这是一件极具吸引力的事情,我觉得这使中国观众和世界各地的观众都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恐龙的故事。”

特莱沃若为《侏罗纪世界》系列投入了9年时间,如今即将与之告别,特莱沃若坦承自己心绪难平,“在我们的人生中,都会有不同的章节和阶段,而制作《侏罗纪世界》是我终生难忘的人生阶段。我希望当人们回顾我们讲述的故事时,他们会觉得《侏罗纪世界》三部曲对克莱顿的原著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镜头下的《侏罗纪公园》表达了敬意。”

问特莱沃若是否期待侏罗纪还有新的电影系列,特莱沃若表示,希望他们所创造的这个世界,能有更多机会讲述更多故事,展现更多人们会喜爱的角色,“一想到将火炬传递给另一位拥有我从未有过的全新想法的电影人,我就非常兴奋。所以我很期待有其他和我一样热爱恐龙的人,愿意和我们分享这个世界的未来。”

如果未来还有侏罗纪故事拍,特莱沃若说他很乐意帮助一位新导演,“与他或她分享我所学到的东西、我所犯的错误或我在制作这个电影系列时吸取的教训,这样他们就能成功地向前迈进。”至于他是否想客串个角色,特莱沃若笑了:“我觉得我们还是把演戏的事情留给专业演员去做吧。我就继续留在幕后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