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披露足球打假案 惊爆甚至有足协官员参与

公安部日前向新华社透露了“王鑫等人涉嫌利用商业贿赂操纵国内个别足球比赛结果”案件的初步情况。在这个披露中,中国足球已经形成了一个由圈内熟人组成的黑利益链条。这其中有买有卖、有假有赌。其中,2006年广州医药主场5∶1大胜山西陆虎,就是一场被20万元导演的“把戏”。目前,已曝光的涉案人员达16人。据新华社电

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负责人介绍,2009年初,公安部根据国际刑警组织新加坡国家中心局发出的红色通缉令和有关请求,部署辽宁省公安机关协助调查王鑫(辽宁大连人)在新加坡非法操纵足球比赛一案。今年4月专案组在沈阳将王鑫抓获。

据专案组负责人介绍,在调查王鑫在新加坡操纵球队打假球的过程中,公安机关发现他还在国内通过商业贿赂等手段操纵个别场次足球比赛。根据掌握的线索,警方顺藤摸瓜,揭开了广州医药队与山西陆虎队踢假球等内幕。因案件涉及其他省市,公安部指定王鑫等人案件由辽宁省公安机关管辖。

目前,专案组已查明,王鑫、王珀、丁哲、杨旭等人,自2006年以来就先后利用商业贿赂的方式,对国内“中甲”联赛个别场次比赛结果进行操纵,已触犯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百六十四条等有关规定,涉嫌犯罪。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公安机关在侦破“王鑫等人涉嫌利用商业贿赂操纵国内个别足球比赛结果”案件时,向记者透露2006年8月19日广州医药主场对山西陆虎这场中甲比赛被导演成“假球”的过程。其中,足球圈内人结伙作案是一个突出特点。

办案人员介绍说:“共同策划这场‘假球’的人彼此都很熟悉,有的在一个球队呆过,有的在一个俱乐部呆过,有的人是领队,有的是助理教练,副总经理等。这些人相互比较熟,还有一定实权,能支配球员,所以一起运作起踢假球这些事情来比较默契。”警方表示,王鑫、球队的助理教练以及中间人都在一个球队呆过,现在又都在足球俱乐部任职,圈内人相互之间有个关系网,联系都很方便,一旦觉得某场球很关键,就开始跑关系、做工作,这种现象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了。

警方表示,以前的假球可能是默契球,两个队之间有感情,在不影响一方利益的前提下放对方一马。现在有赌球庄家介入,假球都是为赌球而产生。

在巨大的利益刺激下,中国足坛,上至俱乐部官员,下至普通球员,甚至是足协官员都有人参与到“假球、赌球”当中。一位已经退役的球员告诉记者,拼命赢一场球分的奖金不如“做”一场球,只要输赢到位,财源滚滚。

2001年,浙江绿城俱乐部刮起一股打黑风暴,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足球主管部门处理一个“黑哨龚建平”便草草收场。另外,据辽宁一位资深记者透露,2006年这家媒体的记者在有证人证据的情况下找到中国足协,举报赌球案件,但结果不了了之。

在广州医药这场“假球”中,广医出20万元买球的一个原因,竟然是广州球队不冲超和广州城市综合实力不相匹配。犯罪嫌疑人、原广州医药俱乐部副总经理杨旭回忆说:“上到市政府、再到集团、俱乐部都很关注冲超这个事。在这样的背景下,再有中国足球一些不好的潜规则,反正感觉就是大家都在做,不做吃亏,所以明知道不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来做。”

2005年,王珀将陕西国力队再次迁往哈尔滨,不久球队由于欠薪问题被中国足协注销比赛资格。

2005年,王珀入主乙级队西藏惠通队,在球队冲甲失败后,购买了大连长波的壳之后,进入中甲联赛。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王鑫效力于沈阳足球队,职业联赛初期即退役。

2008年,新加坡司法机关指控王鑫和他球队部分队员涉嫌操纵比赛结果,王鑫以在国内有官司应诉为由回国。

目前从法律上来看赌球就是赌博,但赌博罪量刑较轻,对于获利上百万、千万的赌球来说,这种特殊的赌博如果按照日常赌博罪处理,就显得很轻微。从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来看,司法部门可以从调查“假球”入手,“假球”的背后是金钱交易,而这种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金钱交易一般可以够得上商业贿赂罪,加上赌博罪两罪并罚,打击力度就会更大。

在足球运动发达的英国,参与比赛的任何人,包括队员、裁判、俱乐部管理人员,一旦在比赛中有任何做假行为,即是对消费者利益的严重侵犯,司法必将介入,构成了欺诈罪,从此将不能进入足球行业。——中国刑警学院刑法学教授刘良

山西陆虎的前身是大连长波队,后经西藏惠通、山西陆虎几次转让改名,于2006年将主场放在了太原。

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2006年,王珀是山西陆虎队总经理,王鑫以赞助人的身份进入球队当副总经理,实际上他并没有投资赞助,只是想用打假球和利用球赛赌博的方式为他和王珀挣钱。据介绍,当年8月19日,有一场中国足球甲级联赛,广州医药主场对山西陆虎队。当时山西陆虎队已经没有升降级的压力,而对手广州医药非常希望取得胜利实现“冲超”。于是王珀和王鑫就通过球队助理教练、中间人等与广州医药队方面联系,看他们能不能买这场球。

据警方介绍,山西陆虎队这场做的是大球盘,大球盘的意思就是要总进球数在三个以上。王珀和王鑫和球员商量要踢出大比分,最后以1∶5输掉这场球。一切安排妥当,王鑫和王珀就开始疯狂下注。办案人员说,把比赛比分安排好后,王鑫和王珀就迫不及待地跑到东莞去赌球了。非常不巧的是,当时最大的赌球网——皇冠网没开设这场比赛,他们找了一个比较小的赌球网,最后赢了十几万。

与山西陆虎队通过赌球获利不同,广州医药队花20万元买一场“胜利”则是为了球队冲超。记者电话采访了广州市足协原副主席杨旭,他说:“当时是广东雄鹰足球俱乐部负责人找到我,示意我,山西队问我们买不买这场球。当年联赛客场时我们输了,如果再输这场球,就会对球队‘冲超’产生很大影响。为保险起见,我请示了俱乐部领导同意后,在赛后给了对方20万元。”

办案人员表示:“当时山西陆虎队不是很强,广州医药队实力很强,当年成绩也非常好,而且是主场作战,如果正常踢,山西陆虎很可能踢不过广州医药。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出了20万元买这场球。如果换成两个实力比较相当的队,20万元的数额是远远不够的。”记者在沈阳还采访了山西陆虎俱乐部副总经理王鑫。王鑫一脸胡子拉碴,穿着看守所绿色的绒衣、绒裤,橘色的马甲,光着脚穿着一双拖鞋。提起当年操纵球赛的事情,他说:“一场球十几万二十万就卖掉了有点少,但球队当时状况不好,总是欠工资,球员情绪也不太好,而且客场胜算比较低。”

听说中国足球掀起打假、反赌风暴,电话那头的加拿大记者德克兰·希尔表示自己既开心,又悲哀。这位打假“专家”表示自己对中国足球只有两点忠告:第一是严查官员腐败,第二就是给球员提供长期的利益保证。

希尔曾深入调查赌球市场数年,曾写出《作假:足球与有组织犯罪》一书。他表示,自己对于中国足坛的腐败早有了解,甚至在书里就已经有所提及。

在他看来,赌博在中国非常流行。他说:“中国有很多非常好的生意人,而似乎是某种本能,好的生意人就喜欢赌博,而非法赌球造成了很多足坛的腐败现象。”希尔毫不留情地说:“对中国足球而言,最重要的就是阻止官员腐败。先在足协内部查清腐败官员,把他们揪出来,送进监狱。这是第一步。”对于防止球员腐败,希尔认为很容易。他说:“给他们提供优良的医疗保证,丰厚的收入,然后告诉他们,一旦腐败,这一切就都没有了。”

希尔表示:“那只是短期的利益。我说的是一个长期的医疗保证。比如一个球员周薪可能是2万元人民币,但非法赌球的人可能一下给他5万元。他会想,万一我生病了,受伤了,我的钱还是不够用。”希尔坦言:“职业体育相对就是一个短期职业,你可能今天还是球星,但明天就受伤再也不能比赛了,所以运动员总会有赚‘快钱’的想法。”

希尔表示,这场打假风暴应该继续深入下去,深入到管理机构和各级联赛中去。希尔甚至有点激动地说:“如果说没找到证据,那是他们根本就没调查。如果他们不认真严肃地打击腐败,那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