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体育学院博士生导师:群众体育乃中国短板

省运会上首次设立的全民健身论坛,昨天下午请来了国内知名的全民健身理论研究专家、上海体育学院博士生导师李建国教授。虽然他的“体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的演讲主旨,对于台下绝大多数受众来说有些高深,但他对中国全民健身未来发展方向的探究,以及在上海的实践过程,对我们仍然不无启发。

虽然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历史性地登上了金牌榜第一,但是,我们仍然不敢称自己是体育强国。“要实现从体育大国到体育强国的迈进,我们目前最大的短板就是群众体育。”李建国说,“群众体育的问题在于服务不到位,而服务不到位的原因则是体育公共服务体系不完善。”

面对各地开展得红红火火的群众体育,为何还说是短板,而且是最大的短板?李建国解释道:“群众体育不是表演和展示,而是要真正地增强人民体质。”

要向公众提供群众体育的服务,首先要解决应该由谁来提供这样的服务。李建国说:“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大家都会认为是政府。其实,应该是政府和社会组织两方面。政府提供优惠政策和资源支持,社会组织负责提供具体的服务。”

而我们目前的群众体育服务体系,是由政府一家包办的,体育社会组织非常弱化。“我们有大量的体育专业协会,他们主要是组织活动,而不是服务。”在李建国看来,体育社会组织,应该具有专业技能和服务能力,而且是非营利性的。

“经费哪里来?当然是政府出。”李建国认为,这是由社会组织替政府为公众提供更专业和贴身的服务。他说,在日本,每年的群众体育事业费,有三分之一用于参与公共服务的社会组织,而我们还不到百分之一。

“我们现在的体育公共服务,看起来是对全民开放的,但实际上是服务于那些参加体育活动的人的。”他认为,“真正的体育公共服务体系,应该是覆盖全民的,应该服务于所有的公民,包括那些不参加体育活动的人。”

李建国以发达国家的体育公共服务体系的发展为例,介绍了发展的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被动有限服务阶段,人们的健身意识不强,体育设施和服务也相对有限。第二阶段是主动扩张服务阶段,这时是政府主动构建服务体系、提供健身产品,也是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第三阶段是整合导向服务阶段,主要强调顾客导向,你需要什么服务我就提供什么,看中的是效益。第四阶段是新公共服务阶段,强调公民权利,实现无差别服务,体现公平。李建国认为,中国的群众体育现在正处于从第二阶段到第四阶段的“跨越式发展”时期,就是要强调以公民为导向,体现无差别服务,特别是要通过我们的服务让不参加体育活动的人参与进来。

健身、娱乐、休闲,都是群众体育服务的内容,那么体育公共服务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只能是健身。”李建国说,“体育公共服务只能是提供基本服务,而且是覆盖和惠及全民的基本服务。”

李建国认为,体育服务是分层的,公共服务只能是基本服务,强调的是公平和无差别服务,而高端的则可以交给市场。

他举例说:“我在日本留学时,我请老师打网球,就去公共的网球场,只要花两瓶矿泉水的钱;老师请我打球,去商业化的球场,要花20瓶矿泉水的钱。还有更高的球场,是俱乐部制的,可能要几百瓶矿泉水的钱。”

他认为,政府的职能应该是实现无差别的基本服务,而不是针对少部分人的高端服务。李建国眼下正参加国家体育总局的全民健身发展标准的制定工作。他说,他们制定的评价体系,将着重考察覆盖率,而不是看平均值,要寻找盲点和短板,体现无差别和全覆盖。

这是李建国着力想解决的难点。在他看来,只有做好服务,才能让不参加体育活动的人参与进来,才能扩大体育人口,真正补强中国群众体育这个短板。

以前我们走的是倾斜式发展,从经济上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体育上一部分地区先动起来,现在到了讲究公平发展的时候了。

他认为,要大力发展非营利社会体育服务组织,用社会化、专业化、网络化和多元化去服务大众,形成覆盖城乡的全民健身网络,最大限度地服务公共。

在上海,专门成立了市民体育技能培训基地,免费教市民体育技能。李建国认为,这样的服务,才是中国群众体育最需要的方式,才能让所有人无差别地享受公共体育服务。

此外,服务的方式也很重要。李建国举例说:“我们以往做国民体质测定,老百姓不愿来,认为没什么意思。现在,我们将它放到各个社区的医院,与体检结合起来,由专业的医生来做,老百姓就很欢迎。” 特派记者 湘彬 春扬 发自常州

“我们目前的群众体育看起来很热闹,但基本上是形式大于内容,更多的是表演和展示活动,看的人多,动的人少。这不是服务。”

“很多人,包括不少专家,在谈到中国体育人口少的时候,总会说中国老百姓‘健身意识差’。我不同意这个说法。”

——李建国认为不是老百姓不愿健身,而是我们提供的健身产品和服务不够让老百姓满意。

“健身器材坏了,跟社区体育服务站说一声,马上问题就解决了,你还告到市政府干吗呢?”

——李建国认为,在体育公共服务体育系中,应该增加公共服务组织这一中间层。

“我们不少公共体育场馆都是自负盈亏的,这肯定是不对的。你自负盈亏了,当然想怎么做来钱,怎么做只盈不亏了,你还怎么做公共服务啊?!”

上海体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学重点研究基地副主任,上海市社会体育指导员协会主席。

1953年11月生,1982年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研究生部体育理论专业,获教育学硕士,并留校任教。1986年—1988年赴日本广岛大学攻读体育社会学,1991年—1992年任日本中京大学客席研究员,1994年—1995年任澳门理工学院客席教师,1997年—2001年完成体育人文社会学博士课程。

主持、完成的国家、省部级课题主要有:“城市体育生活环境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活性化社区体育服务保障体系研究”(国家体育总局软科学项目)。特派记者 湘彬 春扬 发自常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